传奇浦东:开放的先行者(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文章正文
2018-09-18 05:20

  长江巨龙般奔向太平洋,“龙头”入海处,向南垂下一条“龙须”——黄浦江,将大上海分割成浦西、浦东。

  “看一百年的中国去上海”,习近平总书记曾对美国中学生说。

  百年中,浦西与浦东,有两则跨度同为28年的奇迹。

  第一个28年:1921—1949。13位书生神秘进出浦西法租界一条小马路,代表50多个首批中共党员建党。短短28年,中共翻天覆地,将垂老华夏带入人民共和国。

  从上海出发的红色革命,标志新中国的新生。

  第二个28年:1990—2018,浦东这片被繁华遗忘的荒寂乡野,陡然冒出离世界最近的现代化新城,不断刷新中国“高度”。短短28年,从一穷二白,到云集3万家外资企业、281家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其中1/3落户陆家嘴,成了中国外资最密集、外资银行资产最重的地区,更拥有中国第一个自由贸易试验区。浦东经济总量从1990年的60亿元跃升到2017年的9651亿元,今年将突破万亿元;财政总收入从11亿元跃升到3938亿元,增长了357倍。1210平方公里的浦东,以全市1/5的土地面积,创造了上海1/3的经济总量……

  浦东的开发开放,标志着中国的腾飞。

  “浦东发展的意义在于窗口作用、示范意义,在于敢闯敢试、先行先试,在于排头兵的作用。”2010年,习近平在浦东调研如是说。

  这扇开放“天窗”,透出怎样的“天机”?

  打出一张王牌:抓住经济全球化良机,中国落子浦东开发

  若从卫星上俯瞰,1990年前的上海,浦西灯火稠密,浦东则一片昏暗。这个“跨河型都市”,形同跛脚巨人。

  那时,春风已度南海,上海依然泥足。

  1990年前很长一段时间,中央财政的1/6是上海贡献的。从1960年起,在各省区市GDP榜单上,上海高居榜首20年。改革洪波涌起,全国争先恐后,身为计划经济重镇的上海负担沉重,只能坐视兄弟地区赶超。1980—1990年,上海在GDP榜单上不断下滑,直至跌出前十……

  上海人的日子过得逼仄,浦东1987年前无一户居民用过管道煤气。20世纪80年代,《解放日报》在头版历数“上海的十个第一和五个倒数第一”,寻找上海发展方向。

  从“前锋”到“后卫”的滋味不好受。身为长江“龙头”的上海落寞,长三角乃至长江沿线束缚不前,沿海开放由南而北,上海岂能“断点”?

  1990年,在上海过春节的邓小平,从浦西望向浦东,思考中国改革棋局,以及怎样消除对改革开放的重重顾虑。他心意已决,“机会要抓住,决策要及时……上海是我们的王牌,把上海搞起来是一条捷径”;“抓紧浦东开发,不要动摇,一直到建成”。

  1990年4月18日,党中央、国务院宣布开发开放浦东。半个月后,“上海市人民政府浦东开发开放办公室”挂牌,条件艰苦,数人共用一张办公桌,人均一只抽屉,但都充满干劲。

  时任上海市副市长、分管浦东开发的赵启正,庆幸浦东开发赶上经济全球化和世界性产业结构大调整,与寻找资金投向的跨国企业一拍即合,“中国至少需要两三个国际级的大都市,才能够与世界从容地经济对话”。

  邓小平说了:浦东对面是太平洋,是欧美,是全世界!“站在地球仪旁规划浦东”,他们瞄准了伦敦、纽约……

  一场看似迟到的出发,因为高起点而具后发优势。

  从1990年到2000年,追求“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的浦东,率先开放,快速发展,更为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提供了压力测试样本。

  浦东落子,满盘皆活。

  亮出一张金名片:陆家嘴融通世界,国际范儿越来越足

  浦东,陆家嘴。

  有位年轻白领形容,从这里耸入云端的楼宇间穿过,仿佛能听到来自全球的纸钞哗啦啦翻卷的声音。

  张大年推门落座金茂大厦办公室,嵌进了一幅“画”:背后是隐约的黄浦江以及东方明珠和摩天楼群。他一指窗外:“原来黄浦江尽收眼底,现在被重重楼宇隔得时隐时见……”

  作为全球知名律所、美国贝克·麦坚时国际律师事务所上海代表处合伙人兼首席代表,张大年进驻金茂大厦16年了。

  他脚下的陆家嘴,成为中国第一个以金融贸易区命名的城区。当年,一条名叫“烂泥渡路”的小径,迎来中、意、日、法、英五国设计师,五种方案各执一端。上海联合工作组吸取其中先进理念和布局特点,反复听取专家意见,最终拿出充分体现国际理念的陆家嘴金融贸易区规划。

  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为一个地区规划进行国际咨询,诞生了第一个汇集国际智慧的规划方案。

  东方明珠,成为世纪大道起点。这条大道由法国设计师设计,是浦东版的“香榭丽舍大街”,有如浦东乃至上海优美全景的“画轴”,沿线徐徐展开的,是一簇簇白墙青瓦的中国微型园林,背景则是熠熠生辉的摩天大楼……

  国际范儿的规划,迅速吸引国际金融以及贸易机构入驻陆家嘴。

  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上海证券交易所、交通银行总部来了,还有多个“中国第一”诞生:1992年,第一家外资保险公司——美国友邦保险公司开业;第一家中外合资大型商业零售企业——第一八佰伴开业,日本阿信的创业励志故事也走近了中国百姓;1995年,第一家外资银行——日本富士银行上海分行开张;此后,第一家外资参股银行、第一家中外合资基金、第一家中外合资展览中心纷至沓来……陆家嘴成为浦东递向世界的一张闪亮名片。

  2002年,中国加入WTO不久,张大年随着律所在上海开设的代表处步入金茂大厦。起初只租了500平方米,随着业务扩张,他们把一层半楼都租了下来。

  他们有眼光。

  2000—2010年,浦东开发开放从外延式扩张进入内涵式建设的关键时期。国际经济中心、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贸易中心、国际航运中心——“四个中心”宏图明晰,核心区都在浦东,浦东的国际范儿更足了。2010年,主会区设在浦东的上海世博会,底气十足地向世界摆下长达8个月的“流水席”……

  28年间,浦东累计实到外资789.9亿美元,世界500强企业中有310家在浦东设立了机构。“浦东开放是中国的大事件。特别入世后,外资外企涌入浦东,律师业务不断扩大,我们是受益者。”张大年说。

  而上海建工集团塔吊师傅魏根生,则用他和工友们“吊”起的楼,丈量着陆家嘴的高度,勾画着浦东崭新的天际线:环球金融中心,492米;上海中心大厦,632米……当初,因为造南浦大桥,他家从浦西动迁到了浦东南码头,“那时想到做浦东‘乡下人’,还勿适意。现在浦东比浦西还‘高’啦!看这些楼,就像看我长大的孩子!”魏师傅眼角眉梢全是笑意。

  在浦东,和陆家嘴一样,被开放“魔杖”一一点亮的,还有张江、金桥、外高桥、临港、世博园区以及迪士尼落户的国际旅游度假区……

  就在陆家嘴建设之时,第一个出口加工区——金桥出口加工区,第一个保税区——外高桥保税区,奠定了浦东外向型经济的底色。浦东引进外资,从一开始就目光挑剔,设置了“高门槛”。精心筛选进入的企业,科技含量足,拉动能力强,衍生出众多产业链。比如罗氏制药,1994年在浦东建立上海公司,成为第一家落户张江的中外合资企业,率先建成了包括研发、生产、营销等环节在内的完整医药价值产业链,目前业务遍布全国。

  深耕一块试验田:制度创新,成为浦东最鲜明的标识

  浦东有过困惑。当政策红利、资源红利、劳动力红利渐渐释放,后劲何在?开放之风劲吹,暴露很多和国际通行规则不适应、不对接的短板,怎么办?

  浦东新区的思路是,浦东先行先试,不是“闯红灯”,是要创设一套“新的信号灯系统”,更注重“局部突破”和“首创精神”。

  5年前,当“发展起来的问题”日益尖锐繁复,中国再度走到改革攻坚时刻。继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点之后,中央又将自由贸易试验区的重担首先交给上海,交给浦东。习近平寄望:坚持以制度创新为核心,以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为突破口,全力深化改革攻坚。

  浦东再次脱胎换骨,“制度创新”成为最鲜明的烙印。

  2013年9月29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宣布成立,很多人并未意识到,这个位于浦东面积仅仅28.78平方公里的地方,布下了中国新一轮全面深化改革的一着先手棋:以开放倒逼改革、以制度创新倒逼深化改革的重要试验田,平静开犁。

  一家美国财经网站一语道破:“与邓小平当初建立经济特区类似,上海自贸区的实验不仅会是一次政策改革信号,还将承担为接下来的改革提供方向。”

  在浦东,共和国有史以来第一份投资管理领域的负面清单问世。

  这是上海自贸区试验田里,栽下的第一棵志在“可复制可推广”的新苗,是自贸试验区“龙头性和根本性制度”,是与国际规则体系相衔接迈出的一大步。

  这份负面清单逐年变短,2013版190项,2014版139项,2015版122项,2017版95项……“自贸区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政府与市场关系的界定,找到了具体抓手。清单的不断缩短,意味着市场在发挥更大作用。”时任上海市市长、现任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杨雄说。

  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点赞上海自贸试验区,“不负重托和厚望,密切配合、攻坚克难,紧抓制度创新这个核心,主动服务国家战略,工作取得多方面重大进展,一批重要成果复制推广到全国,总体上实现了初衷……”

  一个通向全球的敏感触角:开放从不停步,浦东离世界越来越近

  美国企业家马斯克决定把他的“超级工厂”搁在浦东临港。

  7月10日,《上海市贯彻落实国家进一步扩大开放重大举措加快建立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行动方案》发布,同一天,特斯拉和临港管委会签署了纯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计划年产50万辆。

  临港,曾经是上海最遥远的旮旯,芦草萋萋,人烟稀绝。如今,滴水湖是它清澈的眼眸,洋山港是伸向太平洋的“触角”——那里有人工智能操纵的“无人码头”,自主研发的最新技术让世界同行难以望其项背。比陆家嘴更年轻,临港今年只有15岁,已初步建成体现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产业基地。

  马斯克的选择,和浦东乃至上海的开放程度有关。在汽车、飞机、船舶产业等先进制造业领域,上海引进外资独资突破政策限制,特斯拉的“超级工厂”,便是新政策的率先受益者。

  浦东首创“中国绿卡”,世界一流科学家纷至沓来。诺贝尔奖得主伯纳德·费林加和库尔特·维特里希先后通过绿色通道拿到永久居留身份证,入沪工作。设于陆家嘴的纽约大学上海分校第一届学生学成毕业,美国小伙博岚获得中国首张本科学历外国留学生工作许可,留校工作。

  在上海自贸区,开放从未停步。截至今年6月底累计有2620个项目落地,融资租赁、工程设计、旅行社等行业的扩大开放措施取得明显成效,涌现出一批首创性项目:中国第一家专业再保险经纪公司、第一家外资职业技能培训机构、第一家外商独资游艇设计公司、第一家外商独资国际船舶管理公司、第一家外商独资医疗机构、第一家外商独资工程设计公司、第一家执行国际食品安全标准的外商独资认证公司……

  过去,外资资管公司只能在中国建立合资公司,上海自贸区扩区之后,明确外资资管可以独资。全球排名前十的资管公司来了,迅速设立独资公司,有来自美国的贝莱德、摩根大通、先锋领航等,来自英国的安本标准资管等。贝莱德还发行了自己的基金产品。

  但浦东科经委主任唐石青也坦言,当开放达到一定高度,如何保持并提升比较优势成为一大挑战。土地越来越稀缺,商务成本越来越高,找好项目越来越难。

  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在上海人大会议浦东团发言,希望浦东在优化营商环境方面示范引领,当好“店小二”,“政府习惯多让用户找茬,提意见”。这让浦东看到了潜力。

  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翁祖亮立了新规:兑现政策不打折,只说YES不说NO,事事有着落,件件有回音,直接投诉无障碍。

  浦东干部深入大调研,拿出世界银行的营商环境指标体系一一对照。记者走访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时,局长王华匆匆赶来,“刚去帮一家企业解决点问题”,大家会心一笑,“去当店小二了”。

  记者在浦东企业服务中心见证了“一网通办”:企业只要在柜台交一次材料,就由数据替他们跑路了。浦东新区区府办副主任、企业服务中心主任蒋红军介绍,目前,不见面审批已达53%,只跑一次达47%,平均办理时间比法定的压缩了85%。

  开放,再一次倒逼改革……


  《 人民日报 》( 2018年09月17日 01 版)

(责编:袁勃)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