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车新势力遭遇“交付死”?

文章正文
2018-08-11 23:28

原标题:造车新势力遭遇“交付死”?

  雷军和董明珠10亿元的赌约还未到兑付时间,现在造车新势力领域的大佬们也定下了一场“赌局”。关于今年有没有企业能交付1万台车,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和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定下赌约,随后电咖和威马跟进,组了一个“四人麻将赌局”。造车新势力好不容易走出“PPT造车”窘境,拿出了量产车型,但又因遭遇交付难题而再度遭受质疑。业内判断,造车新势力最终存活下来的只能有三四家,一味地“画饼”注定无法长久,拿出抓住消费者的产品是绕不过去的“坎儿”。

  “四人赌局”,被质疑营销

  “今年没有人可以交付1万台。”日前,何小鹏在其朋友圈表示。对此,在蔚来深圳中心开业时,李斌底气十足地“怼”了何小鹏:“可以打一个赌。输了的话,就输给对方一辆蔚来或者小鹏。”很快,何小鹏在朋友圈做出回应称:“这个赌局我接下了,等年底看结果。”

  事儿不算完。电咖汽车CEO张海亮也来插一脚,他也在朋友圈喊话:“新造车企业能不能按期实现交付?听说大家争论都上了赌桌。我要说:我们跟。”随后,电咖对“参赌”的消息进行了大肆宣传,还将威马汽车也拉进来,称之为“四人麻将赌局”。威马汽车则对外表示,首批落实到位的运力能够充分保障今年年内交付1万台的目标。

  不过,这场赌局一爆出就被质疑营销、炒作气息太明显。“输了才送一台自家汽车,这真的是打赌吗?不知道还以为在发小广告。”“真正为交付忙碌的人是没空去赌场的。懂车的人参与其中,就明显有些变味。”有网友评价。

  事实上,几家确实开始靠此打上了广告。小鹏汽车官方微博称赌注兑现后将抽送给网友;电咖也表示奖品将在官微抽奖送出。

  交付拖延,车主退订陷困境

  今年是造车新势力量产和交付的关键时间节点,各家的造车进展备受关注,但现实却并不乐观。

  蔚来汽车的交付就经历了多次“跳票”。最开始,蔚来表示今年4月开始首批交付;到了4月,李斌说由于产品需要安全性检验,将于5月初开始交付;但5月初蔚来并没有交付,拖到5月31日才向首批用户交付了10辆ES8,而且都是蔚来员工,这引来了外界的巨大质疑;最终在6月28日,蔚来完成了对普通车主的首次交付,但官方并没有公布交车数量。

  赌局的另一方小鹏汽车,目前其1.0量产车只交付给了200名内部员工。对此,何小鹏称,新造车公司第一辆车最好只交付内部和少数用户,做一个中改以腾挪时间和空间来大幅度提高品质和平台体系。这的确不能令外界信服。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就认为:“新造车企业最大的挑战是真正意义上的交付,不是只交付给内部员工或者个别熟人,而是一般的线下用户。”

  威马的麻烦也不少。今年4月,威马旗下首款量产SUV车型EX5上市,补贴后最低售价只有11万元,这样低的价格引发业内“巨震”。上个月,因为威马EX5采用了和充电时自燃的野马新能源同一家电池,威马汽车被爆出“近千名意向用户退订”的消息。“除了知道价格,搭载什么电池等车辆的详细信息一概不知,预订了车辆还得每天刷论坛搜集各种消息,实在没耐心了。”退订的车主抱怨。

  从全国乘联会的统计信息来看,上半年,造车新势力销量仅为4544辆,占新能源乘用车总销量的1.3%,销量集中在云度、电咖等品牌,蔚来、威马等品牌“交了白卷”。

  窗口期缩小,“烧钱”难长久

  要想量产交付就意味着更大规模的“烧钱”。日前,小鹏汽车宣布完成签约总额40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这是新造车势力中,2018年以来最大的单轮融资。小鹏汽车表示,本次B+轮融资协议完成后,小鹏汽车整个B轮融资达到62亿元人民币,累计融资额已超过100亿元人民币,目前小鹏汽车估值已经达到近250亿元人民币。同时,蔚来也爆出了赴美上市的传闻。

  事实上,今年以来,造车新势力普遍遭遇钱荒,投资机构不再如去年般疯狂追捧。而车辆研发、线下体验店扩张、互联网营销等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撑。据悉,蔚来目前对资金的消耗越来越快,李斌曾坦言,蔚来的亏损已经超过51亿元,而其今年以来未获得过大额融资。

  此外,造车新势力面临的外部压力也很大,随着本土车企、合资车企在新能源领域的发力,合资股比放开,财政补贴退坡,留给造车新势力的时间不多了。“市场上所有的电动车初创公司都是抢在传统汽车制造商转型的窗口期进入市场,而这个窗口期现在快关闭了。”新特汽车CEO先越坦言。

  在传统车企中,一款新车从研发到最终量产上市大概需要3至5年,即使是特斯拉也一直备受产能的困扰。缺乏工业基础和制造经验,让造车新势力遭遇“交付难”。业内普遍认为,未来能够存活的造车新势力只有三四家。无意义的赌局更像是营销,不辜负消费者的信任,拿出高品质产品才是关键。

(责编:闫枫、吴晓琴)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